主打付费订阅的 Netflix 最近还好吗?

答案可能不那么乐观。提供两个视角,一个偏行业,一个落到公司身上。

先介绍背景知识。流媒体服务商历来有三种最为主要的业务模型:

一种叫 Subscription Video on-demand,订阅型视频点播,基本就是按月订阅的意思,典型如 Netflix;

第二种 Transactional Video on-demand,交易型视频点播,想看哪一部就买哪一部,比如 iTunes 的电影点播;

第三种则是 Advertising Video on-demand,广告型视频点播,很简单,用户可以免费观看服务内容,但需要花时间看广告。

为什么说 Netflix 最近有点难过?行业视角是,借由广告、免费提供流媒体内容的平台正在大幅增加,如下图:

黄色曲线代表订阅型,紫色代表广告型,后者的不断增长将长期侵蚀前者的发展空间。

而在海外,多家大型媒体集团都试图自建流媒体产品或收购外部流媒体服务来转型,而他们看上最多的业务模式就是广告型。

典型案例如 Tubi,美国最大的独立视频服务商,免费但需要看广告。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福克斯(Fox)正打算收购它,对价在 5 亿美元左右。

另外,康卡斯特(Comcast)旗下的 NBCUniversal 也在和沃尔玛谈判,希望收购后者的流视频服务 Vudu。康卡斯特看上的还不止一个,去年它的收购意向是 Xumo。

再比如,维亚康姆,去年 1 月以 3.4 亿美元价格收购了免费流媒体应用程序 Pluto TV。亚马逊旗下的 IMDB,去年推出了 Freedive,依然是广告型。

而且要注意,虽然在订阅型流媒体中,Netflix 是绝对的领头羊,但广告型目前还是各自为战,没有决出有明显优势的第一名: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产生,平台的聚合效应可能导致 Netflix 承受更大压力。


至于 Netflix 自己,可能要讲两个细节。

其一来自 2019Q4 财报,主要数据其实是两极分化的,营收增加,但负自由现金流也增加了,海外用户增长强劲,但是美国订阅用户数停滞不前了。

而海外用户增长强劲的代价是,Arpu 增速很低,尤其是亚太,负增速。这些数字指向的结论是,Netflix 的低边际收入很难长期覆盖不那么低的边际内容成本。

其二是最近有关 Netflix 的新闻。为了吸引用户的注意力,让其更多地把时间消费在自己的内容上,Netflix 准备利用自身数据优势,每日推荐收视率最高的 10 部电影,以及每个国家/地区收视率前 10 名的电视节目。

这听起来确实很 Netflix。在它看来,没有数据解决不了的问题,提供这些内容清单可以帮助用户在打发时间的同时洞悉“世界正在发生什么”、“别人都在看些什么”。

但也有人质疑,这份清单的推出,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说明,Netflix 自身原本依靠数据的内容推荐算法并不足够有效?如果可以较好实现个性化推荐以保持用户的较高打开率,为何要推出这个清单?

另外我看到一份来自彭博的报道,这个收视率清单是根据节目发布后前 28 天的收视率统计得出的,怎么衡量呢?“观看了至少两分钟节目就算。”

原文请戳——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2-24/netflix-to-rank-popularity-of-shows-in-move-toward-transparenc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