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 年的社交网络会是什么样?

2000 年那一波互联网浪潮,虽然带来许多泡沫,但也遗留下真实价值。

20 年过去了,如今全球约有 40 亿人接触到互联网。而几乎他们所有人,都会用到两家公司的产品——Facebook/腾讯,这就是社交网络的意义。

两家公司对互联网的掌控力度如何?在 2010 年,Facebook 月活大概 3.4 亿。据最新一季财报,Facebook 军团(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 和 WhatsApp)已经拥有 29 亿月度活跃用户(MAP);而腾讯,微信月活 11 亿,QQ 7 亿+。

除却通讯这种基础产品和平台之外,其他的社交媒体平台也在不同维度下竞争。其中的一流选手 MAU 扩展到 2-4 亿也不是问题。如专注于年轻一代的 Snap、Tiktok、抖音,以及剥离了公共事业网络、但聚拢足够多兴趣话题的 Reddit、Twitter、Discord、Twitch、Pinterest(及类似国内产品,如微博、斗鱼虎牙、小红书)。

 

所以未来十年会否出现新的硬件平台和载体?基于其上的软件又会是什么样子?目前多数人认同的答案可能集中在一个词,“沉浸式体验”。

由于社交产品已经渗透到全球互联网人口,试图通过触达更多边缘用户来扩张网络效应已经不够现实,也很难带动更多的收入增长。出路或许会是,专注于更深入地从当前用户身上获利。

社交巨头很早就开始寻找广告之外的营收路径。Facebook 在 Instagram 上引入 Checkout 之类的功能,也许能把 Instagram feed 转变为电子商店。Snap 发布了 Snapchat Games 和 Bitmoji TV,用于延长用户使用时长,或可在将来刺激虚拟商品的销售。

这些可能只是把现实场景代入互联网的第一步。沉浸感确实有,但还不够,真正的沉浸感会是什么样?游戏也许可以告诉我们答案。

Fortnite 可能是目前最好的案例。它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游戏和社交网络之间的界限。用户登录后可以看到朋友在干什么,而游戏本身的货币化模型是直接卖皮肤,这其实相当具备现代的社会特征。

甚至有文章研究说,Fortnite 在用户变现上的水平之高的一个佐证是,Fortnite 的 ARPU已经超过 Google+Facebook+Twitter+Snap 之和。

 

所以我们可以期待谁能将现有资源和生态投入到消费级 VR/AR 市场并且引发一定量级的震撼?或许会是苹果和亚马逊。

看到 The Information 最近有准备筹办一个沙龙,主题即为 Social

2030,报名链接见——https://social2030.splashthat.com/

此外,关于 Fortnite 的研究,推荐一篇我特别喜欢的——https://redef.com/original/fortnite-is-the-future-but-probably-not-for-the-reasons-you-think

关于 AR 的 20 个预测,推荐另一篇——https://medium.com/@tomemrich/20-augmented-reality-trends-to-keep-an-eye-on-in-2020-d2b0258edbb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