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ify 老板最近一次接受采访讲了啥?

Spotify 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 Daniel Ek 的背景有些特别:生于瑞典,从小在盗版音乐熏陶下长大,在 23 岁选择了成立一家科技公司来对抗音乐行业的盗版问题。

他平时接受采访并不多。因此,一旦有了,你值得看看。

最近这次 Ek 讨论的重点有三:业务哲学,公司发展,以及 Spotify 备受争议的未来战略(最重点的熟悉他的人可能已经猜到了…播客)。

关于第一点,Ek 讲了在迪拜度假期间见到一个巧克力公司创始人的故事。

对方告诉 Ek,他的业务每年增速都有 10%,他对此很开心。这成功引发 Ek 作为瑞典人的好奇,为啥对方“不思进取”、满足于 10% 而非 30%、50%?

对方解释说,他现在的生活质量已经挺高了,并且他深知,以每年 30% 的速度发展业务会引发各种复杂问题——尤其是需要不断雇用合适的员工。

对比 Spotify 早年曾有过的人事动荡,Ek 反思说,自己曾经迫切希望 Spotify 能够一直保持高增速,但他没意识到,这需要让一些有能力的人真正地参与进来,而且必须是着眼于重要(而非可有可无)的问题。

要知道,Spotify 财报显示,截至 2018 年底,公司共拥有 3651 名员工。

Ek 补充说,“Spotify 目前员工数突破 5000 名,每年营收数十亿美元,如果要持续保持高增长,必须找到亿级以上的新收入。”

“而且每个人都知道从一开始就很难做到这一点,因此您必须创建一种实验文化……坦诚地说,我们要冒风险,在很多地方失败的文化也是可以的,如果您想体验这种增长。”

再补充一个数字,截至 2018 年底,三大音乐公司(环球、索尼、华纳)中体量最小的华纳音乐集团拥有 4660 名员工。

Ek 最后给出来的结论是,音乐市场不是全部,如果不想固步自封,他们需要追逐包括音频在内的一切市场。全世界至少有 10、20、30亿人每天或每周要消费某种音频内容。Spotify 认为自己要拿到三分之一以上份额才能安心。

至于第二和第三,则是 Spotify 为啥不拿(甚至反对)独家版权的理由,以及 Ek 对同为瑞典巨头公司的 H&M 来了一番品头论足。

原采访见——http://investorfieldguide.com/e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