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音乐平台的“贫富差距”对比

 

0png

看到一张蛮有意思的图。它大致在干一件不太寻常的事,统计全球各大音乐流媒体平台上的音乐消费量和收入占比,从而横向对比出它们的变现效率高低。

图里信息量蛮多,我简单总结了一下:

1)排名前 30 的流媒体平台,为行业带来 99.87% 的营收;排名前 10 的,为行业带来 93% 营收;排名前 5 的,带来 83% 营收。简而言之,头部效应极强。

2)YouTube 的 Content ID 系统,音乐消费量是全平台最多的,大概占了 51%,但它带来的营收只有 6.4%。

消费了 50% 以上的内容,产生的收入却只有 7%,堪称音乐平台的第三国家了。

3)Spotify 产生的收入是所有平台里最高的,占 44%,而消费量是第二高,占 22%,这样来算它的变现效率大概是 YouTube Content ID 系统的 14 倍。

(我的具体算法是 44% 除以 22%,7%除以 51%,然后做个除法。)

另外 Spotify 有个指标变化很特殊,就是图中的 Per Stream,意为每播放一次带来的收入。这个指标 2018 年是 0.00331,2019 年略微上升到 0.00348。换句话说,Spotify 每百万次播放赚到的钱变多了,2019 年大概可以赚 3300-3500 美元。这是历史首次上升。

4)Apple Music 依然是单次播放最值钱的平台,虽然消费量仅占 6%,但贡献了近 25% 的营收。Apple Music 的消费能力可见一斑。

苹果的 Per Stream 指标达到了 0.00655,过去两年变动还挺大的,主要是因为它也靠前期烧钱营销,后期更多免费转付费,它才慢慢回血。

原文请戳——https://thetrichordist.com/2020/03/05/2019-2020-streaming-price-bible-youtube-is-still-the-1-problem-to-solve/

如果对具体算法很好奇,还可以戳——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news/8427967/billboard-changes-streaming-weighting-hot-100-billboard-200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